近期澳元走势疲软对投资者、政策制定者、澳洲企业以及假期旅客都将带来显著影响。澳元兑美元从今年1月略高于0.81点位一路下跌,于近期在0.73左右徘徊,市场对全球最大经济体的经济状况改善以及对未来一年美国联邦基金利率额外的、可量化的提升的解读带来了美元的强势。

澳元走低的另一个原因是澳大利亚现金利率和长期债券收益率低于美国。以及今年如铁矿石和焦煤(澳洲主要出口物)等大宗商品的价格略有下降。最后,上周来自堪培拉政府的(总理)变动并没有帮助缓解全球的紧张情绪。全球市场不喜欢意想不到的事件,特别是来自像澳大利亚这样的发达经济体。

在过去澳元一直是全球投资者最青睐的高收益选择。澳洲在最近一个阶段维持对其他发达经济体的相对高利率优势逐步接近尾声。各个发达经济体的利率范围边际正在扩大,伴随着美国的收益率远高于欧洲、日本和澳洲。此外,相较于离岸股票市场,本地的股票交易所持续提供较高的股息。这看起来会维持不变。

从货币政策的角度来看,澳大利亚储备银行(即“澳洲联储”,RBA)对澳元走低感到满意,因为这将有助于部分近期受困的经济板块。澳洲联储一直积极主动的实施监管,这包括对投资者房屋贷款的各种审慎的监管变革和维持历史低位的现金利率。然而,他们希望看到澳洲企业对未来增长投入更多。商业调研至少显示目前的走势是良好的。虽然过于简化但仍旧可以说,澳元走低将帮助澳洲企业提高竞争力,但结构性改革仍需进行。不幸的是,鉴于近期发生的事件,很明显,近年来选民并不热衷于重大改革。

较低的澳元增强了投资者对全球资产配置的需求。从资产配置的角度来看,分散投资于全球股票、房地产、债券和基建都有助于投资组合多样化、降低总投资组合的波动性以及帮助达到预期回报。大多数均衡型养老基金一段时间来都通过这种方式进行投资。因此,近期10%的澳元下跌在未含对冲的情况下已增加总回报。

此外,较低的澳元也将有助于改善全球营运并以澳元记账的澳大利亚企业的盈利水平。本公司报告期显示了澳元走低带来的部分正收益。如果澳元在2019年维持在当前水平附近(或更低),以澳元记账的盈利将预期增长。这些公司包括CSL、ResMed、Ansell、Brambles、James Hardie、Computershare、Boral、Austal和Macquarie等。

若注重收益回报,则须以牺牲一定未来资本增值为代价而在投资组合中融入更多国内资产。与环球基金经理不同,许多自主管理养老基金更关注于股息和红利抵免。需要知道,长期同时获取强劲的资本增值和高股息收益是不可能的。这是一个非常不合理的期望,但在目前的价格有一些不错的股息选择。大多数寻求股息的股票基金往往表现良好。如果您的投资表现不佳,我建议需要对其进行审核。

对于那些即将前往海外度假的旅客,我相信您已经提前在更好的价位预订了住所。澳元与美元平价的日子已离我们远去。您的消费习惯将自然的随之调整。

George Boubouras

Atlas Capital首席投资官

Salter Brothers资产管理(简称“SBAM”)董事